您的当前位置: 墨客新闻网 > 科技 > 虚拟偶像 会有光明的未来吗?

虚拟偶像 会有光明的未来吗?

admin 时间:2020-10-19
虚拟偶像 会有光明的未来吗?

原标题:虚拟偶像,会有光明的未来吗?

普通群众都已察觉到虚拟偶像时代的到来。二次元选秀综艺列队而来,虚拟偶像直播层出不穷,大众看的是新奇与热闹。而对于虚拟偶像业内的人来说,更多的是思考,未来发展的重点是什么?

虚拟偶像十三年,国内大小厂纷纷进场

初谈虚拟偶像,始终绕不开初音未来和洛天依。这两位代表不仅具有极高的市场占有率和超高人气,且对虚拟偶像发展的进程和方向,也产生了深远的影响。

2007年作为世界首个真正意义上的虚拟偶像初音未来诞生了,她的原型是一个用于语音合成技术的音源库。她的独特之处是奠定了虚拟偶像的养成型孵化模式。粉丝直接参与创造价值,并进行线上分享和传播。这一关系下,“我支持偶像”变成了“我制作偶像”,她的走红火热恰恰是符合当代年轻人在追求个性、自由和话语权的文化内核。

官方引导下,日本网友对初音未来进行了大量同人创作,按自己喜好赋予其设定、故事,塑造成自己喜欢的模样。

几轮集体共创后,初音未来进化成了拥有多版人设、形象的出道偶像。她在世界各地举办演唱会,接下无数商业代言。万千宠爱加身,初音被粉丝亲切称为“公主殿下”。

2012年,这种模式五年后,在中国本土化落地。洛天依的专属声库正式落地,我们迎来国内第一款虚拟形象到来。出道后,她的发展速度同样迅猛,留下了《权御天下》《刀剑如梦》等代表作,顺利登上湖南卫视、央视等主流舞台,取得了一定大众知名度。

接下来的几年,国内外都有不少团队复制“洛天依、初音未来”虚拟歌姬的模式,可惜鲜少有成功。这条跑道上很少再有能跑出位的选手。随着用户对虚拟偶像交互性体验的提升,虚拟主播应运而生。

2016年年末,虚拟主播绊爱亮相Youtube,凭借蠢萌设定和犀利画风圈粉众多。不同于初音未来、洛天依,绊爱除投稿视频内容外,还可以通过直播和用户进行即时交流,带来更深层的互动体验。

到2018、2019年,在短短两三年时间中,虚拟主播队伍急速扩张,光在日本数量就已破万,在不同直播平台玩得风生水起,辉夜月、电脑少女小白等顶流代表强势崛起,共同开启“虚拟主播元年”。

这一时期,中国也迎来了拓荒性的发展。B站最先推出虚拟次元计划,孵化出国内初代虚拟UP主小希。其实仍是借鉴日本模式,没能展现出独特吸引力,市场反响平平。但随着新媒介渠道的拓展,技术不断的创新完善。国内有实力有技术的大厂阿里、百度、B站、虚谷未来科技纷纷进场。

2020年,虚拟偶像圈层耕耘多年的生态已臻成熟,早有全面爆发之势。随着短视频、电商直播的火热,虚拟偶像面临更广阔的大众舞台,在探索商业变现的无线可能中,也面临新的挑战。当下“虚拟偶像的江湖”仍在继续,且故事远比大众想象的精彩。

从模仿制造到独特定位,虚拟偶像另辟蹊径跑出特色

事实上,摆脱御宅文化的刻板标签,是虚拟偶像发展的一大趋势。在国内特定的文化土壤下,孵化出了一批极具本土属性的虚拟主播。

由蔡明老师扮演的白毛萝莉菜菜子,出道便迅速圈下40多万粉丝。她的首秀直播登上站内人气榜榜首,#蔡明 菜菜子#的微博话题空降热搜。除二次元粉,菜菜子成功撬动起用户增量市场,吸引了许多新用户围观、试吃。

同时像美妆垂直领域的IMMA酱,少儿教育领域的班长小艾都是通过差异化定位,独特识别的形象,在这条激烈赛道中黑马突围。

班长小艾由数字王国旗下公司虚谷未来科技打造,定位是国内首位虚拟少儿阅读推广人。作为一名12岁的狮子座女生,小艾主要面向的是学前和小学低年级段的用户,通过分享学习、生活,引导和陪伴少儿健康成长。

对虚谷未来科技而言,班长小艾是打造消费级虚拟人的重要尝试。而放眼整个市场,这次创新性探索同样具有破局意义。这意味着虚拟偶像带给核心受众的,已不止是养成模式下的娱乐快感,且更能解决具体诉求的功用价值。虚拟和现实的有效链接,无疑给产业扩容带来巨大想象空间。

从解决造型设计到轻化应用,挑战点一直在变

虚拟偶像发展十三年, 既经历了低谷,也有过无数高光时刻。做虚拟偶像当然难。只不过在不同阶段,遇到的难点在发生变化。正因如此,整个产业始终处于发现问题、解决问题的动态发展中。

在2007年前后,初代虚拟偶像刚起步时遇到的难点是造型设计。由于没有成熟的参考案例,研发团队只能以动画、漫画为参考,尽可能贴合多数受众的审美。即便是初音未来,也出现过不少被人诟病的崩坏图。

而随着建模、驱动、渲染等标准技术的优化,虚拟人造型越来越亮眼。优秀虚拟主播大多使用类似CG动画级别的高模技术,其中包括动态骨骼和实时演算技术,确保在镜头前表现自然表情。材质渲染技术,则保证了皮肤、毛发以及衣物的逼真质感,提供舒适的视觉体验。

就像刚刚提到的少儿教育领域的“流量新人”班长小艾的走红,便离不开形象加持。她的外观延续迪士尼风格,既符合家长们的审美,也广受小朋友喜爱。这便是数字王国大中华区多位视效艺术家以“显微镜级别”的标准打造的功劳。同时,小艾还应用数字王国自主研发的骨骼绑定及实时动态技术,通过眼球追踪、多层轻材质重力等技术经验,能够使小艾的表情和身姿实时展现。

所以,从设计水平与实现能力上来说,造型早不是阻碍虚拟偶像产业发展的绊脚石。现在大家更多面临的是应用困难,难点从“如何做出虚拟人”转移到了“如何展现虚拟人”。

事实上,虚拟偶像在直播平台营业频率低,还受限于技术过“重”。播一场需要足够时间准备,甚至对空间、场地都有要求,运营成本较高。坦诚说,像班长小艾这类只需简单设备(一台电脑、一部手机便可以完成一次直播),随时随地都能营业的虚拟形象,少之又少。

技术应用的轻便性,让“班长小艾”可以高频高效随时与目标用户保持交流。作为首位天天直播的虚拟主播,在淘宝官方直播中成为“新奇特”虚拟主播标杆。

虚谷未来科技持续开发各类虚拟形象的同时,也为合作伙伴提供技术支持,解决某些虚拟IP拥有者在技术方面的短板,使得受欢迎的形象成功落地。对生产效率和创新技术的不断追求,推动着虚拟形象产业朝着更好地方向革命与发展。虚谷未来科技表示,他们希望通过自己的技术优势同时助力更多的合作伙伴一起把市场蛋糕越做越大。

内容布局为虚拟偶像商业化带来N种未来

其实大家都清楚技术并不能直接生产内容,但能够提供无数新的可能性。虚拟偶像早已完成了验证市场容量和用户培养阶段,进入全面拓展商业的第二阶段。

目前,粉丝经济仍是虚拟偶像变现的主要手段。初音未来、洛天依、绊爱等顶流代表,基本都是靠演出、授权、广告、周边获取收益。和真人偶像一样,这种变现方式具有条件限制和无法打破的壁垒。相较于塔尖,塔基部分的腰尾部选手更能准确反映行业生态。由于多数虚拟人无法迅速,甚至不能完成庞大流量积累,商业化过程走得格外艰难,最终导致外界出现“虚拟偶像不值钱”的刻板判断。

事实上,虚拟偶像在类型迭代过程中,逐渐探索出了电商带货、实景应用、定制服务一系列新的商业玩法。也许,新人班长小艾“出道忙就业”的现象,很能说明问题。

疫情期间,班长小艾加码布局短视频、直播等领域。她以淘宝为主阵地推出内容型直播间,通过陪读构建场景营销,为学习用品、玩具、亲子家庭消费品等完成带货。

在虚谷未来科技总经理唐佳娴看来,少儿阅读并不是简单的事情。一来,家长都很忙碌,无法抽出足够时间带领孩子进行深度阅读。而即便有精力,他们也未必会陪读,生动、准确地解读书本内容。的确如此,要不然“辅导孩子做功课”这事儿,也不会三番五次上热搜。

跟家长、阅读主播相比,小艾不存在档期冲突、跨知识盲区、工作负荷等问题,能随时以饱满的精神状态,在不同平台、不同直播间同时输出各专业领域的知识。

因此,班长小艾的淘宝直播间人气颇高,单场直播最高观看量突破162万。作为站内新奇特频道的主推选手,她曾和出版社合作推出童书专场,以超低价秒杀卖出《美女与野兽》周边文创,颇有成为虚拟圈“薇娅”的潜质。

此外,小艾还受邀参与中信美术馆馆长曾孜荣联合开发的“名画游”节目。目前,小艾已经游览《清明上河图》《韩熙载夜宴图》《明宣宗行乐图》,带领万千观众感受古画的艺术魅力和人文价值。

在探索跨界影响力上,班长小艾也有很大的空间。联通X Apple直播Apple Watch首发单场直播观看量破239万。同时,在人民网助农活动、中国传媒大学公益演唱会、国资委推介会、央视少儿节目、香港2020交响音乐会《家的色彩》表演等各类活动中……班长小艾以神秘嘉宾、优秀主持、产品推荐官等多重身份出席各种活动精彩亮相,积累下大批忠实粉丝。

当然,这些不过是虚谷未来科技开拓商业帝国的一角。在总经理唐佳娴的运营规划里,小艾未来要借内容打造IP,从教育领域起步,逐步延伸到其他领域,助力少儿成长的同时完成综合变现。据了解,目前基于班长小艾形象延展的内容《小艾问学》也已在各大教育平台全面上线。

虚拟偶像发展成可持续的长线生意,只是时间问题。从初音未来到班长小艾,都是行业寻求突破和创新重要转折。在不久的将来,虚拟偶像或许会成为常见工种,走进大众日常。

【编辑:admin】

来源:http://www.njmsjx.com/nvren/139075.html

 
最新新闻
CopyRight 2006 2018
Top